近視管理的近況

YUNG CHUN
A+A-
重置

戶外活動時接受光線曝曬是防止近視率增加的最好方法,但科學家們仍積極尋找其他方法來扭轉近視上升的趨勢。本文將回顧與整理現有的近視管理方式,並探討新方法的可行性。

疫情導致近視率再度攀升

東亞地區的孩童近視率居高不下,而 COVID-19 大流行更是重塑了兒童學習和看待世界的方式,也改變了他們眼球的形狀。香港的研究報告(Zhang, X. J. et al. *JAMA Netw. 2023.)指出,與疫情前相比,六歲兒童的眼軸拉長比率增長了一倍,而眼軸拉長正是軸性近視產生的關鍵,而軸性近視是絕大多數人的近視類型。

戶外活動可以降低近視率

為了解決台灣居高不下的近視率,近視管理研究一直持續進行。2018 年的研究(Wu, P.-C. et al. Ophthalmology 2018)發現,每天多進行超過一小時的戶外活動可以顯著降低近視的發生率。然而,要持續實施這些變革並不容易,尤其是在高度重視學術成就的社會或安全、綠色空間有限的城市地區。
因此,根據上述基礎的研究應運而生,其目標是將外界環境帶入室內,例如玻璃教室、特殊照明設備、自然主題壁紙和發光眼鏡。這些研究措施的優點在於,無需徹底改革兒童行為、教育系統或養育技巧,也不會違反升學主義的社會共識。這些研究或多或少都獲得了一定的成果,但研究人員仍不清楚兒童暴露在戶外光線下為何對預防近視有幫助。

多巴胺假說

有研究表明,眼後面的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可能是觸發眼軸停止伸長的關鍵因素。研究人員認為,多巴胺會隨著陽光曝曬時間的增加而釋放得越多進而有利停止眼軸增長。

視網膜影像品質假說

另一種假說則認為,戶外活動的保護作用可能與光線關係不大,而更多與不同視覺環境中視網膜上經歷的模糊影像有關。該假說的基礎在於,如果視網膜經常接收豐富、清晰、有層次的影像,身體會開始傳遞停止眼軸生長的訊號。而戶外環境充滿了遠比室內多得多的層次與細節的景物。室內的用眼環境則常常是固定幾個焦點,四周通常是缺乏細節的平坦牆壁,整體亮度也遠不如戶外。

根據假說的延伸研究

模擬戶外明亮環境

讓更多自然光進入學習環境,使用玻璃和鋼材創造「明亮的教室」等方法目前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建築成本實在太高,加上東亞地區地震頻繁,很容易導致建築損毀,使得這一概念不切實際。

利用光線干預

在澳洲,研究人員使用專門的「發光」眼鏡進行了試驗研究,該眼鏡可發出藍綠光(自然陽光光譜的一部分)。儘管這些眼鏡當初的設計目的是利用光線緩解時差反應和提高睡眠質量,但該項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長期效果尚待進一步觀察。

在德國,研究人員正在試驗一種耳機裝置,利用耳機向視網膜盲點(神經連接的點)發射短波長藍光。因為在動物試驗中,這種方式可以使多巴胺釋放量增加。

在東京,眼科醫生使用一種發出紫光的專用研究讓 6-12 歲的小孩配戴,因為有些研究指出,更短波長的光是停止近視發展的關鍵介質。但該研究效果幾乎沒有,失敗原因可能是選擇的光波長不對,因此目前正重新試驗使用接近紫光的藍光。

在上海,由於兼具中醫與西醫的環境,研究人員認為中醫理論中的氣血循環與西醫中的促進血液流動應該對近視控制有幫助,因此開始使用紅光照射來干預近視的發生與發展。但由於有另一派的科學家認為紅光可能造成視網膜損傷,因此該研究仍需進一步探究。

模擬自然環境

在雲南,研究人員開始進行模擬自然視覺環境的研究,旨在創造類似視網膜聚焦的自然視覺。他們把教室貼上模擬自然環境的壁紙,讓學生可以在室內看到自然環境的景物。研究成果尚未出現。如果該研究能夠成功,將表明「光線不是戶外活動有益管理近視發生的唯一原因」。

台灣的近視管理狀況

目前台灣仍以使用阿托品為主要干預方式。與一些基於光的方法類似,阿托品的藥物機制主要也是針對多巴胺的調控來抑制眼軸的增長。含有阿托品的眼藥水可以降低近視的發生率,該藥物已被廣泛用於幫助控制近視的進展,並且通常副作用很小。此外,由於健保給付,因此費用也相對便宜。

至於角膜塑型片和軟式離焦的隱形眼鏡都具有一定可信效果,但由於台灣配製通路限制在眼科通路,因此費用相對較高。以軟式離焦為例,台灣與大陸城市的驗光所通路比較,價差約 3-4 倍。

兒童近視管理鏡片的效果一般,只能作為阿托品以及隱形眼鏡的輔助或替代方案。

結語

所有的近視管理方法都離不開理論基礎的支持,但坊間也存在許多其他方法,例如視力訓練操和看特定東西等。這些方法存在以下爭議點:

首先,你以為減輕的度數有會不會只是度數的浮動嗎?就如同你的身高也有可能在背負重物後量測有變化;其次,度數的量測沒有絕對準確,很多時候在不同心情、環境、操作人員的影響下,度數的結果都會有所不同;最後,就算你的度數減少了,你究竟是永久減少度數呢?還是只是肌肉放鬆後沒有干預量測的結果?

近視問題一直是台灣社會關注的焦點。雖然目前還沒有找到可以完全根治近視的方法,但科學家們仍在不斷探索新的近視管理方法。希望在不久的將來,人們能夠找到更加有效、安全、經濟的近視管理方法,幫助孩子們遠離近視的困擾。目前,如果不是以阿托品或是鏡片來管理近視的方法,縱使很擔心自己的孩童的近視度數2,還是建議多諮詢眼科醫生再決定,不要隨意嘗試。

也許你會想閱讀

發表留言